2020 UEFA Champions League Winner: FC Bayern 拜仁拿歐冠啦!

台灣時間2020年8月24日凌晨3點,在葡萄牙里斯本的光明球場,開踢2020年的歐冠決賽,由拜仁慕尼黑對上巴黎聖日爾曼。

這是拜仁從2013年以後,睽違了7年,再度殺入歐冠決賽。

先說結論,拜仁最後以1:0擊敗巴黎,拿下了隊史第六座的歐冠,但過程真的是,虐心虐到不行,很驚嚇。

圖片來自:FC Bayern München 臉書專頁

五五開的賽前預測

這場賽前就被認為是五五開的比賽,拜仁方面,延續著復賽以來的統治級表現,本就被認為是奪冠的大熱門。

但巴黎方面,也是受益於法甲早早就宣布賽季提前結束,加上在八強、四強賽,都被分在相對較弱的那一邊,所以八強對上亞特蘭大、四強對上萊比錫,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豪門,基本上巴黎可說是輕騎過關。(雖然拜仁四強也是對上里昂就是了)

帶著勢如破竹的氣勢,巴黎在冠軍賽前,整隊呈現出來的氣氛非常好,主將 Neymar 跟 Mbappé 兩個人的狀況也都非常好,而且他們正是今年拜仁這套踢法,最怕的那種球員。

因為他們技術好,跑得又快。


拜仁陣容的弱點

如同上一篇提到的,拜仁今年的高位逼搶執行得非常出色,但足球的有趣就在於,沒有一個陣型是完美無缺的,不同的進攻跟防守陣型,都可能對其他的陣型有優勢跟劣勢。

而高位逼搶這樣的踢法,最怕、最怕的,就是對方精準的長傳直塞+前場的快腿反擊了。而巴黎的前場兩大將,加上負責輸送子彈的阿根廷球星 Ángel Di María,完全就具備著一擊讓拜仁崩潰的能力。

果不其然,這場比賽一開始,就看到了幾次極具威脅的進攻,即使拜仁的控球率是壓倒性的60:40,但幾乎只要一個傳球,球就到了 Neymar 或 Mbappé 的腳下,然後就這樣子進了拜仁的禁區。

好在,這場比賽裡,拜仁門將 Manuel Neuer 的狀況,是世界頂級的聖小新。

我印象中,至少就擋了三次必進的單刀球。

但門將只是最容易看到的結果,這中間還看到太多不一樣的東西。


燃燒生命的拜仁眾將

在這場比賽裡,拜仁並不像前幾場淘汰賽中踢的那麼行雲流水。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緊張,像是Davies就很明顯地出現了幾次傳球力道沒拿捏好的失誤。

而另一個原因可能是,前場進攻的靈魂人物 Thomas Müller,這場不進攻了,頻頻回撤幫忙防守。而引以為傲的兩翼Davies及Kimmich,壓上的幅度也都沒有那麼深,所以雖然巴黎還是跑出了幾次快攻,但有許多潛在的進攻機會,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壓迫逼搶中,被扼殺了下來。

而在一次又一次的逼搶中,雙方的體力都逐漸消磨,這時拜仁的優勢就展現出來了。


整隊都在踢中場

拜仁先發的球員裡面,左中衛Alaba能踢中場,右後衛Kimmich能踢中場,左後衛Davies是邊鋒出身,連當家前鋒Lewandowski這場也頻頻回撤,而門將Neuer則是當代自成一格的出擊型門將,整個陣容的主力沿襲瓜帥的風格而來,非常善於控球跟傳球。

所以當比賽進入消耗戰時,拜仁仍然能透過比較好的控球能力,來保持主動性、以及繼續消磨巴黎的體力。

而在拜仁左邊鋒 Kinsley Coman那一球漂亮的頭球破網後(來自Kimmich漂亮的弧線球助攻),整個局勢更是傾向拜仁了,因為巴黎開始有需要進球的壓力,前場必須比較靠前,但中場無法順利地搶下與維繫球權,變成前中斷裂,在這樣的情況下,更是倚賴 Neymar 跟 Mbappé 的個人能力。

但整個看起來,體力、著急心態、以及Neuer的開外掛,這三點讓下半場最後20分鐘的Neymar,踢的過於急躁無章法,有好幾次帶球出邊線的失誤,而Mbappé更幾乎是隱形了。

就這樣子,拜仁最終順利地以1:0,拿走了勝利。


魔幻的2020賽季

實在是很難想像,上半季曾經一度落後榜首七分的拜仁,在季中換帥後,換上的是從來沒有執教過一級聯賽,只當過德國隊和拜仁助理教練的 Hans-Dieter Flick,結果Flick竟然可以帶著這隻,一度被認為是「老了」、「該改朝換代了」的拜仁,在三線(聯賽、國內杯賽、歐冠)都勢如破竹,最終以完美的21連勝,結束這個賽季。也再度拿下了三冠王。

以小小球迷的角度來看,這固然有著運氣的成份在(例如疫情停賽讓拜仁諸多球員能好好養傷,最後在歐冠決賽竟然全員健康,這是超級難以想像的)(又如我自己覺得最怕的Liverpool跟Real Madrid,都意外提早落馬,而改踢單淘汰也讓拜仁更有餘裕能執行瘋狂的高位逼搶(非常消耗體力)。

但這些條件,也不是只有拜仁遇到。巴黎抽到的好籤、更早的停賽養精蓄銳,也都是能順利踢進決賽的可能因素,所以那關鍵的變因,還是在於臨危救命的拜仁主帥,被戲稱為「佛學家」的弗利克 Flick了吧。


Flick的佛系戰術

除了高位逼搶以外,Flick最顯而易見的變革,就是重新重用Thomas Müller,重新啟用拜仁的靈魂4-2-3-1陣型,以及重新踢出,2013年由Jupp Heynckes帶領的上一次三冠王時期,那個漂亮的「全攻全守」球風。

這裡面有幾點關鍵,就是一腳出球、積極往前傳,然後中後場伺機前插,所以可以看到有別於瓜帥時期那種慢慢導找空檔的球風,今年的拜仁更多的是透過中場Thiago的節奏掌握,迅速把球轉移給左右兩側的邊路球員,這時無論是哪一邊、無論是邊鋒還是邊後衛,他的搭擋就會跟上支援,此時只要有機會往中間傳,極於擅長跑位找空檔的Müller,通常就會出現在該出現的位置,然後再把球傳給Lewandowski終結掉。

當然,這中間若有更好的機會,也會出現各種二過一、或者是右邊傳給左邊、左邊傳給右邊,或者是傳給中間插上的Goretzka。整套進攻體系非常靈活,幾乎不仰賴特定的球員,整個球隊就像是一個已經設定好參數的機器一樣,轟隆隆隆🤣🤣隆隆隆隆衝衝衝衝😏😏😏拉風😎😎😎引擎發動🔑🔑🔑引擎發動,整支球隊踢的就是最「合理」的足球。

甚至連替補上場的球員,都能夠直接進入體系中,不用變換踢法跟節奏,對,就是當個產線中的螺絲釘。

但借用一句我看到的評論講的,Flick帶領的拜仁最厲害的地方就是,他把整套戰術體系執行地淋漓盡致。即使對手都知道拜仁要上這些球員、要踢4-2-3-1,但就是沒有辦法擊敗這樣的拜仁。


展望下一季

因為疫情delay,下一季很快就要開踢,拜仁踢這麼多比賽、又是這種消耗體力的球風,而且肯定更多人會針對拜仁因應,可以說這是冠軍必然要面對的挑戰。

有人說Flick再這樣下去,有機會跟席丹帶領的皇馬一樣,挑戰拿下歐冠的連霸、甚至是三連霸。但也有人說,Flick也許就像2012年,切爾西的Roberto Di Matteo一樣,季中臨危接掌兵符,就順利拿下歐冠,但之後一個賽季,卻踢得跌跌撞撞,結果就被迅速解僱。

但對我來說,心情真的就跟七年前一樣,當年看著隊長Lahm、副隊長小豬Schweinsteiger,還有Robben, Ribery等人,一償宿願奪下歐冠,就覺得,啊,有這次就夠了,一次冠軍真的可以爽好久。

這次則是看著上次歐冠奪冠後才來的萊萬和Thiago,終於也拿下歐冠,而Boateng以及Javi Martinez這些上次奪冠時就在的老將,也能再償宿願。

這樣的感覺,就已經很棒了,其他都是棒上加棒,如果有,也很好,沒有,也沒關係。

總之,爆肝的足球季暫時告一段落,但最令人高興的是,馬上又要再開始了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